你好。这儿是章鱼,aph厨。小伙伴们可以随时来找我玩呀。
贴吧ID:阳光的章鱼大人
QQ:2063621249

梦中梦

梦中梦
Part1
明明只不过是两日的绵绵阴雨,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悄然过去了很久。窗外依旧混蒙,酸涩的雨点落下来打烂了绵软的花朵,糜软的烂开,就像是被针尖挑开的大蓬棉絮,翻出浓浓的无力感。
在下想自己可能是感冒了,抽动了两下鼻子,一股难过的堵塞感就沿着神经的末梢爬了上来,时凉时热的空气显得格外黏稠,被汗浸湿的衣服也紧紧贴在了在下被晒得黏热的肌肤上。这样糟糕的天气除了让炎热的感觉深入骨髓,也会让自己质量并不怎么样的鼻子和呼吸道难过的嘶哑起来。
这种难以呼吸的感觉让在下想起了上坟的那天,那天天气格外明媚,刺眼的阳光像极了夏日浮沉,飞机白色的痕迹靠着白云划过去,在在下面前拉开了整个世界。
七夕烧纸,真是不吉利,但是王耀是独子,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群迷信的老爷子们愿意来了。
在下想着这些,偶尔一瞥看到了天上的浩渺云朵,那景象实在很美。
是的,很美。
可惜就在在下拿相机出来的时候却被厉声喝止了,空洞的眼睛空空荡荡的,再配上惨白此时却被晒的赤红,甚至还在留着黏稠汗液的脸颊,这景象真的不是很美好。所以在下低下了头,安静的退到了队伍的最后面,躲开了那些嫌恶的眼光。
远远的看到了墓碑,一群死人的安息之地。
在下恶毒的这样想着,抹掉了额上重新渗出来的汗液,迎面却对上了一阵风直直的灌进了喉腔,痒的发痛。于是在下抿紧了嘴,收回了刚刚那股嘲弄的眼神,重新变成了任人摆弄的养子。
坟墓并不远,很快就到了,长辈们喝令着让我们这些后生跪下,在下望着那座还崭新的坟墓,面无表情的盯着它那还潮湿着一般的灰色墓碑,上边刻着对在下而言很熟悉的名字,还贴着一张黑白的照片,上边的少年扎着辫子,温和的对着所有人微笑,眼睛形状姣好,在照片上也闪着明媚的光彩。
——就是这样的人拒绝了在下,转头抱了他人入怀呢。
在下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抽搐了一下,而后便是抑制不住的恶意倾泻而出。“墓可真是个好东西。”在下看着他的微笑这么说,在一片嘈杂的响声中恶毒赞美着这块冰冷的墓碑,而非王耀。
虽然很低,但是在下想它已经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耳朵里。所以他很满意的用空洞的眼神扫了一圈,寡薄的唇瓣弯出毫无血色的微笑,说清晰一些,更像是讥笑眼前这群可笑的人。
而这一举动明显是激怒了那群老头子,他们拄着拐杖对着在下指指点点,名义上的父亲也脸色难看的一把抓住在下的头发,撕扯着带到那座坟墓最前的地方,泄愤一般将在下的头颅狠狠按进了泥土里。
近在咫尺的火堆里还有燃烧着的纸钱,狰狞的温度烤的在下睁不开眼睛,它跳跃着翻滚着带出浓烟,呛到在下无法呼吸,就像是被人轻易的捏住了喉咙。在下觉得自己将要死在这儿的时候,终于在人群里有人开了口,尾音压的颤抖浑浊,“咳……咳咳…松了他罢,当是积了福……”
“是我捡回来的这条野狗!没有一点教养!现在还是一副的孽种样……”在下感觉到有人对自己啐了一口,像是对待该死的玩意似的,话里的嘲讽和看不起清清楚楚的摆在在下面前,在下紧紧锁着牙关,不出意外尝到了鲜血的咸腥。
“闭嘴!我说的话,权当是听不到了?我说,放开这孩子……”像是唯一的救星一样,听到这话的在下挣动了两下——像是将死的一尾活鱼,在下顺从的听着到对方离开的脚步声,过了一会才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仿佛很久都未再呼吸过的空气,远离了火堆,站着酸软的肌肉,重新跪在了队伍最后面,同时也悄悄打量着那位老人。
那位老人也转过头来与自己对视,在下应该移开目光的,但是出乎意料的在下并没有。老人目光平和,慈眉善目的,对着在下点了点头,目光就像是水,澄澈的划过在下心中本来已无多少的柔软地方。
在下突然感到心慌。
Part2
在下在那天的扫墓结束后睡了很久,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下梦到了他,他和在下坐在车上,不停摇晃的感觉非常清晰的冲击过来,卷席着胃部的抽搐,与在下的恶心合而攀成了晕车的奇妙滋味,这迫使在下捏紧了背椅绷着的皮。
在下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晒在皮肤上的日光像是泛红温暖的血液,在这样镜头的光圈打开,持续曝光,透过眼皮的微薄红光在眼角处浑浊的过渡成黑色。
宽慰一般 ,旁边的长发少年靠着在下,手指一挑往在下口里塞了薄荷糖。
——清凉到有些苦涩,嘴里的糖在片刻后消融得只剩下半透明的薄片,舌头抵着牙齿的下方来回摩擦,停不下的细微痛楚,在下像是强迫症患者一样持续的将精神投入这一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肩头带来的重量让在下意识到,他似乎也有些晕车。有些不安的,在下颤了颤闭着的眼睫,但最后也只是安静的接受着来自于他的帮助。
——在下清晰的记得上一次的情形,这会儿在下应该醒来,然后替他当一路的枕头。
跟上一次一样,可以感觉到对方细腻的头发凉凉的搁在自己的颈窝,在下细细的摸摩着对方塞到自己怀里的掌纹,悄悄的侧头打量着他的半张侧脸。对方因为阳光的照射慢慢通红起来的脸很好看,在下半晌有些心虚的转头看向窗外,有些麻麻的,手指尖传来的温度一路烫到了耳尖。
上一次自己好像是在这里对着王耀有了其他的心思,甚至被这心思折磨了很久。而这一次似乎也不例外。在下上一次似乎很孤独,渴望着有人陪伴。
——比如王耀。
正如《蒙马特遗书》里所说的,我们不能免除于世界的伤害,于是我们就要长期生灵魂的病。
孤独便算是灵魂的病症,而在下在胸口一直圈养着他。
Part3
醒来后的在下有些糊涂,抓着头发看了一眼外边还暗着的天色,晃晃悠悠的下床喝了口水又重新回到了床上,本以为再也睡不着了,没想到很快的就陷入了梦境。
这次的梦很美,能看到头顶是大片的,像是干枯掉的薄丙烯层般的云,浩渺的占据了半个天空,界限鲜明的划开薄厚不一的天空,一小块一小块如同拼图,拼凑成一望无际的绵延,成了恢弘的气势。
在下很喜欢这些东西,即使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突然就想念极了以前王耀抱着自己在庭院里讲着星星故事的那段时光,可是那会的照相机还是奢侈的象征,对于在下这样一个被收养的孩子而言,算是奢望。所以在下也从没有说出口过,只是偶尔也会想想,看着别人照相机出一会儿神。
有时候身为孩子的自己也总会嫉妒的,也会有些难过自己为什么没有父母来百般宠爱自己,但是现实是无可避免的啊,总是要从梦里醒过来,然后认清事实。
敛了心思,在下开始计算这次王耀出现的戏码,如果算起时间来的话,在下蹙着眉头想了想,这会恰恰好是在下的生日。
就在自己生日的前段时间,王耀开始了工作,每日不分黑夜的加班,即使是回来了,也只是闷头吃饭然后回房睡觉,遮遮掩掩的藏着些什么。在下一个人扒拉着凉透了的米饭,吃着一桌子王耀还没来得及碰过的菜。
现实里直到在下的生日晚上,王耀才在那片云下的柳树那里揭了谜底,那台笨重的相机是在下生日礼物,那么这一次也应该不例外吧。在下耐心的等着王耀的出现,站在柳树下等待着那份生日礼物。
果然就在20多分钟后王耀就出现了,和上次一样的微笑着说着生日快乐。
但是这一次在下没有快速的将相机接过来,而是打量他微笑着的样子,虽然眼底还盛着血丝和疲惫,甚至连领子都是折在衣服里的。
但是在下觉得他真好看。
暗自回想着上一次的自己一把接过相机时猴急的动作,在下盯着他漂亮的眼形有些固执的一遍一遍回想着,恍惚听到他说了很多,无非是希望我好好长大,还要好好学习。
总之是和上一次一样的一堆废话。
接下来就是兄友弟恭的戏码了,王耀应该带着自己回家了,然后再跟在下谈论去城里的事情,最后在下应该隐晦的跟他告白,说一句“今晚月色真美。”
在下这样想着,听他和上一次分毫无差的语气,盯着他的唇瓣出神。
他呼出的气息还带着牙膏的薄荷味和半夜的冰冷,但是唇形很好看,真好看。在下这么想着靠近了他,有些颤抖的在他有些疑惑的眼神下吻了下他,他的唇很软也很凉,近在咫尺的琥珀色瞳孔被在下小心翼翼的用带汗的手心捂起来。
上一次在下并没有这么做,在下知道自己本应该规规矩矩的按着上一次的顺序来,但是如果是梦的话,放纵一点……没有问题的吧。
这样想着的在下悄悄伸出舌尖舔了舔对方有些起皮的唇,潮湿的呼吸打在对方脸上,温润的试着跟对方的舌尖缠在一起,对方的发丝软软的瘫在在下手里,带着滑滑的触感,而呆愣的他反应过来则脸色大变,有些慌张的挥开了在下的手跑掉了——唇角还带着水渍。
在而下抚摸着唇瓣,暗自回想刚刚王耀唇瓣的触感,这感觉自己并不讨厌,甚至是有些欢喜的,一点点被喜欢这种隐晦的心情泡软了的心脏,开始欢欣的鼓动。
而后便是一段的安稳日子,王耀和上一次一样忙于工作再没回过家,理所当然的,在下也再没跟他说过话,但是在下一点也不慌张,因为在下知道的。
——他很快就会回来。
但是这一次出了点转折,因为强吻,王耀并没有和上次一样带自己去城里。在下暗色的眼睛有些无神的盯着碗沿,这是唯一一个跟上一次不一样的转折,需不需要在下自己去那里弥补这个变化呢?在下一边计划着,一边拿了抹布细细的将水擦干,瓷的碗落在柜子上,磕出好听的声音。
——在下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
努力回想却没有什么结果,可是究竟是忘记了什么呢?
Part4
在下的计划好像出了点问题。
就在在下放下心的两天后,就有人在饭桌上说王耀要结婚了,对象是个叫王春燕的城里姑娘。听到这话的在下还捏着筷子的手一抖,被炒的黄蔫的青菜就在这样掉在了桌子上,引来一群人的侧目和嫌恶眼神。
——春燕?上一次并没有这样的事情……啊。
在下面无表情的遮掩着自己心里的怀疑和触动,收拾了桌子上的菜。继续吃着那一碗米饭,尝着纤薄的纤维和粗糙的米粒从口里滑进肚子的酸涩和麻木感觉,在下捏了捏自己的手指,上边就好像还有王耀当时掌纹的温度,但是王耀似乎变了。
——梦变了。
在下的恋人才是王春燕啊。
然后在下和做了一个决定。
上一次,在下在雾气氤氲的天气里,来到了王耀工作的地方,用光了自己几年里所有攒下的钱买了一张车票,去往他曾经熟稔的地方寻找王耀,特意选择了七夕这个浪漫的节日早晨,在下站在他的背后伸出了手,将他推进了马路的中央,然后有笨重的汽车尖叫着将他夹裹着卷进轮胎,迸溅出新鲜的血液,后来应该有警察来问自己王耀的事情……一切都仿佛是计划好的。
但是这一次在下不想这么做。
在下在电话亭拨了一通电话叫那个姑娘来这里,说王耀在等她.那头熟稔的女声很快就开心的雀跃着说她马上就到。然后在下挂断了,安静的等待王耀来。
很快的,王耀就来了。在下站在他背后眯眼看着城市里的雾气蒸腾,然后伸手抱住了他,和上一世一样的温暖,他有些惊慌的扒开在下的手,然后有些支支吾吾的问着为什么在下回来这里,在下微笑着吻上他,舔吻着唇角,在下的余光瞥见了角落里一闪而过的红色裙子,格外的醒目。
——那是王春燕最喜欢的裙子颜色。
目的已经达成,在下松开了唇瓣,看到的却是王耀已经涨红了的脸色,有些躲闪的用金色的眼睛乱瞄着。
和上一次完全改了内容的场景,在下却觉得诡异的幸福。
上一次在下是为什么要杀他呢?在下揽着王耀慢慢的往工作的地方走,想着这个问题。
——或许是那份心意无法得到回复的痛苦感吧。
上一次的自己在那段忐忑不安又痛苦的等待着回复,过分热切的期盼压灭了喜欢的情意,在下在那段没有得到感情回复的日子里很快就喜欢上了王春燕。浑浑噩噩的陪着她走遍了这个城市,朝着她微笑却总是不知道到底对不对,纠缠着的心思折磨的自己身心俱疲,连吐出的话语都带上沉重。
而就在那段最迷茫的时候,听到了他与别人订了婚。
现在想想,到底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王春燕呢?
——是很简单的道理,在下爱上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Part5
紧接着的,就是一段亢长的梦境了。自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在下彻底放下了担子,胸口重新带上温度一样,催促着在下去跟这份感情摊牌,陪着王耀上下班,故意跟着王耀又假装巧遇,偶尔的送上王耀喜欢的东西。
一切的进展都很顺利,而在下偶尔也会来告个白什么的,做顿丰盛的晚饭,弯着眼睛看着王耀一鼓一鼓的腮帮子,消磨着自己的无聊时光,陪着自己的恋人度过这一段幸福的不近真实的日子。
每天为了自己的恋人做两道清口的小菜,这是很幸福的事情啊。
在下微笑着切着手底刚买来的仔姜,脆脆嫩嫩的仔姜慢慢从刀刃下崩裂出来。像是心情极好的,在下轻轻哼起不着调的曲子,直到反应过来,才有些好笑的加快了手底下的速度,冷不防的纤薄的刀刃就割了个口子。
在下有些迟钝的看着黏稠的血液流出来,自己的手指却感觉不到疼痛,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个梦。
——是不是有些太沉醉了呢。
反应过来的在下慢慢冷静下来,放下刀看着自己背后正在翻找东西的恋人。空洞洞的眼睛冰凉的看着对方,带着探究和怀疑,或许是惨白的脸色有些过于吓人,王耀停了在翻找着的动作,绕到在下这边来关切的问自己怎么了。在下微笑了下,不动声色的挡开了王耀的手,借口身体不适上了楼。
双臂撑在卫生间冰凉渗骨的台子上,在下发现自己有些不真实的疲惫,仿佛数月的累积突然炸开一般。
——这是梦这是梦,这为什么只是一场梦?
在下这样自己对自己说着,只要是王耀在的地方都好,是梦也好。
于是在那天的晚上,在下做了噩梦,梦到了他死时的场景,被狠狠碾开的四肢慢慢的没了颤动的力道,软软的耷拉下去,身下的血沾了满地。然后在下惊醒了,额上是黏腻的汗液。
——梦结束了吗?在下捂住了眼睛,半晌突然大口呼出潮湿的喘息来,胸口闷痛在作响,竟然有些不舍的痛苦。过了很长的时间,在下觉得自己的眼皮干涩的就像是要裂开的时候,突然有人不轻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在下一把扯住了悬在自己脸上的手然后睁开了眼睛,枯老的一双手,在下的视线沿着胳膊看过去。
——那是个老人,目光平和就像是水。
在下有些头疼的摸了摸后脑,发现头发早已像浸了水一般柔软的结了几个结,在下低头眨了眨还有些干涩的眼角,以询问的眼光看着对方,老人微笑着看着在下,说:“走吧,去给王耀那个好后生烧点纸。”
像是闷雷一样,在下心里顿时波涛四起,带着不敢确信和不知名的钝痛感,但是却仍然是睁着一对跟死潭无别的眼睛顺从一般下了床,装似无意的问了一句:“都睡糊涂了……今天是……”
“是七夕哦。”老人像是看穿了在下内心所想,不紧不慢的接了话茬。
——重来了……一遍。
——梦?
在下像是被抑制住呼吸一样困难的顿住呼吸,抱着自己的衣物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很疼。
僵僵的意识到这并不是梦的在下,突然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这声音,非常的熟悉……这样想着,在下转过身打量着老人。老人穿着黑衣服,尾音压的颤抖浑浊让在下伸出手。在下突然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惨白,扔开了衣物。缓慢的,在下走到了他的面前颤抖的伸出手掌。
老人微笑起着伸出手指,轻轻写下了几个字——横撇竖横折钩点撇横……
……南柯一梦。
——咦?
——end——
后记:这个故事有些智障,所以多说些,看不懂的地方这儿给解释,叨扰。
总的来说这就是梦中梦。
第一个梦境是第一章去给老王烧纸,然后在梦境里本田菊,做了第二个梦,就是part2一直到part5章节的前部分。
意思就是说,现实生活里,因为是外来人所以生性孤僻的菊花,喜欢上了自己的哥哥。他也试图表达情感,所以在那晚上收完礼物以后就跟老王告了白。可惜老王没有回应,于是愤怒伤心郁闷之下爱上一个跟老王很像的女人,可是后来老王又跟别的女人订了婚,这边正处于困顿迷茫的的菊花就开启了深井冰模式,然后杀了老王。
真正的老王早就死掉了。
所以本田菊第一章去烧纸,只是做了个预知梦。
在梦里菊花弥补了在现实里的遗憾,包括他自己一直不去面对的情感问题,提早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将那句在现实中说出的“今晚月色真美”换成了强吻,用激烈的行为来表明心迹;没有杀了老王,取而代之的是分开了老王和燕子,自己和老王成了一对儿。
多美好的想法啊,自己喜欢的人终于也喜欢上了自己。
然而这只是个梦。
现实的老王早就死掉了,但是从本田菊的表现来看,他根本不想承认老王的死,所以这篇文说就是一个孤僻的杀人犯因为不敢直视自己的感情,玩的一场梦中弥补缺漏的游戏。被埋藏了很久的感情被慢慢的补充完整,本田菊沉醉其中。
但是只要是梦就会醒的,所以最后的结局,就是本田菊去给自己亲手杀了的,最爱的人上坟烧纸,只是这时候的本田菊,不知道将会是什么表情呢?(我甚至有些小期待)。
这儿最喜欢的是那段蝴蝶效应,无论做多小的改动,最后也会造成不一样的地方,仔细想一想的话,真是太好玩了,终于在文里用上了。
至于结局,大概就是本田菊自首吧,法律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糊弄的掉的,不是吗。

老文扔上来假装自己复健了。学会微笑.jpg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阳光的章鱼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